。。。。。。德猫

不会产粮的人

【最赤】情人节

※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好
※可能有剧透
※架空有
※注意以上谢谢观看!








情人节当天,大清早就能闻到玫瑰的香气。最原端起咖啡一口而尽,今天最原打扮好着装,略显帅气。
今天并不是最原的工作日,而最原早早下了楼,脸上带着一丝笑容,他走向与正常上班不同的道路,去往了商业区。
尽管是清早,却已经有些许情侣在,大街洋溢着爱的气氛。
最原等待着红绿灯,目光有些呆滞,似乎在想着什么,突然一个老大爷向最原招呼到:“小伙啊,你是要去见什么人吗?”
最原示意的笑了笑,说:“是啊,今天是情人节,而且天气也很好。”
“哈,看来被你所爱的女孩很幸福嘛,来,小伙,买支玫瑰送给她怎么样?”
最原脸红了一下,本想谢谢并拒绝,但是稍微思考了一下,点了点头,要买下一支玫瑰。最原拈起一支玫瑰,仔细端看,艳美,并且还很新鲜,在阳光下有着别样的美。
最原付了钱,刚要转身走,老爷子喊到:“小伙子啊,我再送你一支玫瑰吧,祝你,约会成功啊!”说完,老爷子便爽朗的笑了起来。
最原轻轻一笑,说道:“那,谢谢了。”
两支红玫瑰被最原握在手里,最原逐渐前往着目的地,然而,他并没有去餐厅或者充满约会气息的地方,而是来到一个像花园一样的地方。
最原深吸了一口气,慢慢走向一块墓碑前,突然,缓缓蹲下,将两支玫瑰轻轻的放在墓碑前,用自己干冷的手细抚着冰冷的墓碑。
“赤松同学,今年的情人节,我又来看你了。”
最原似乎还在笑着,一直反反复复的摸着墓碑。
在那场无理取闹的互相残杀的节目终结的时刻,一切都结束了,大家都醒了过来,除了,赤松枫。可能是因为游戏被破坏的原因,导致系统不稳定,但并不会对人身有太大危险,但只有赤松枫,只有她,造成了严重的脑部创伤,并且没有抢救过来,而其他的大家受伤程度没那么重,在赤松枫之后,可能就是王马和百田以及白银紬醒的比较严重。但也都得到了即使的治疗。
在那之后,《弹丸论破》的节目彻底消失了dangan team 也遭到了强制解散,《弹丸论破》也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现在也只不过是那个年代的人偶尔想起的东西,不值得一提。
最原笑的很平静,蹲在雪地里,轻轻说着:“赤松同学,今年,我们仍然还是朋友,百田和春川依旧很和睦,但是好像并没有想过孩子的事情,倒是王马,和梦野的孩子已经一岁了呢……不是很有他的做事风格吗?白银从事了一个著名服装的设计师……今年我依旧不希望你怨恨她,毕竟这个理由是因为黑幕是随机抽选的,不能怪她,对吧?再说说狱原,他真的很努力,即使现实当中并没有才能,他也努力去研究昆虫,利用昆虫的为人类造福……还有入间也是,她……”最原就一直在那里说着那些人的故事,那些人生活中细小的细节,一一向她,向赤松枫,向赤松枫的墓碑,倾诉着。
“说到我嘛……我的小说,被大卖了,女主角的原型……是你,而男主角原型……是我,弱小的侦探在钢琴少女的助手下不断成长的故事呢……”
“赤松同学……”
“赤松……枫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枫。”
“为什么……死去的是……你呢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我……已经三十了,我想,你应该会和我一样,是三十岁了吧。”
“……”
“赤松同学……”
最原缓缓站了起来,抬头看了看天,夕阳映入眼中,自觉的捂住双眼,低下头,轻了轻嗓子。
少年……不……男人面带笑容的朝着墓碑喊去:“赤松同学,再见,明年的情人节,我再来见你吧!我和你约定好了,我会和伙伴活下去,一直做朋友,还有,实现……”
最原微微一笑,呢喃说:“实现……你所憧憬的未来。”
男人转过身,渐渐在薄暮夕阳下远离,两支玫瑰在寒风中打颤,却不掉下一片花瓣。

评论(3)
热度(19)
©德猫 | Powered by LOFTER